资讯中心
NEWS

感受太阳的辉煌,从这里开始

Date

Nov 01,2017

太阳纸业应广东谈“一带一路”上的中国纸业机遇探索

阅读数:
返回列表
    中国造纸行业在国内已经发展到一定的阶段,我们一直在思考。有一次,在大学做报告的时候,有人问我,预测中国造纸行业的产量最终能到多大?当时我国造纸总产量在8000万吨的时候,就有人预测能达到1.6亿吨,甚至2亿吨,但是我预测,中国造纸行业产量的顶峰应该很快就会到来。这里面主要取决于两个重要的制约因素,一是环境的压力,二是资源的短缺。

“一带一路”和跨境投资

2017年5月,习主席在北京主持召开了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,多个国家的政要出席了此次会议。这个战略受到了沿带沿路国家的广泛支持,也成功得到欧美日等发达地区国家的认同。这是我国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的必然选择,是继二战后美国马歇尔计划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“日本买美国”以后,一个重要的全球性的经济活动;是产业资本对人力、财力、市场等资源的全球化重新配置,以使企业获得更好的竞争力。

中国造纸行业和全球的链接关系

(1)原料的大量进口

木浆的进口量每年都在增加,2015年达到了近1800万吨,2016年近2000万吨,预计今年肯定是超过2000万吨了。

除了木浆进口外,还有大量的木片进口,随着晨鸣本部、黄冈及博汇化机浆的建成投产,木片进口量明年将突破2000万吨。

废纸的进口量也非常大,预计2017年的进口量将达到3000——3500万吨。

(2)纸和纸板已从进口大国转化为出口大国

过去十年来,一波波的产能过剩,新闻纸年产量由最高的480万吨已经下降到约120万吨,大量的新闻纸机转产;铜版纸的产能过剩很难像新闻纸机一样转产,只能通过出口来消化,但是又受到了来自美国和欧盟的双反制裁;非涂布文化用纸与铜版纸一样,也是过剩后通过出口来消化;白卡纸等陆续出现国内市场的产能过剩,供过于求,几大纸厂限产保价。国内市场饱和后,出口又受到制裁,只能通过走出去来解决。

(3)装备

造纸装备大型化、高速、超宽,纸机装备由少数几家国际寡头垄断,国内制浆造纸设备在过去十年间得到了高速发展。国产造纸装备与国内大型造纸企业的需求仍有差异,但在发展中国家,如印度、巴基斯坦、越南等,是极具竞争力的。

全球资源情况

(1)人口分布

中国企业要走出去,首先要考虑市场在哪里。纸是用来消费的,下图中红色区域显示的是全球17个人口过亿的国家,美国、印度、中国、欧洲还都是消费的主要地区,但是反过来讲,人均用纸量北美和北欧已经趋于饱和。


(2)木材资源

企业如果没有稳定的原料保障,竞争力是有问题的。太阳纸业这几年一直在找资源在哪里。


上图绿色部分是森林覆盖率较高的地区,在北美地区的南部,太阳纸业要落地的阿肯色州,针叶资源非常丰富,南方松的生长周期已经压缩到10——12年;在巴西,桉木资源是最好的,生长周期只有六七年,而且产量非常高,每年每公顷的增长量可以达到50立方米,我国广西桉木每年每公顷的增长量只有15立方米,太阳纸业在老挝的人工林,也只有20——25立方米。

(3)经济发展

下图是全球主要国家GDP分布的情况。


太阳纸业跨境投资情况

基本观点和判断

(1)中国人多地少,速生林技术相对滞后,即使在南方广西、海南,发展也并不理想。造林成本高,不足以支撑未来发展。

(2)造纸强企必须拥有自己的资源,全产业链才能提高企业竞争力,减少原材料价格波动带来的对效益的冲击。

路径寻找

近几年,我们陆陆续续地考察了很多国家,包括东南亚的老挝、泰国、越南、马来西亚、印尼,澳洲的塔斯马尼亚,巴布亚新几内亚,也看了巴西、俄罗斯、加拿大,还看了葡萄牙、西班牙以及非洲的坦桑尼亚、埃塞俄比亚这些国家。应该说,这些地方的木材资源都非常丰富,也适合造林,但是每个地区也都有制约因素。

投资选择

我们的考虑因素包括以下几点:市场、原料、物流、建厂成本、人文、劳动力成本、法律法规、运行管理控制能力等因素。

例如,我们考察过澳洲的塔斯马尼亚,那里的资源非常丰富,我们也签约立项了,但是建厂成本太高。在美国、巴西和澳洲这些地方的建厂成本,是我国的2倍以上,尤其是劳动力成本很高。现在我们就在探讨如果控制在美国的投资成本,比如多用钢结构、少用土建;多预制、少现场制造。

再一个例子是法律法规,比如在俄罗斯,当初我们去国际纸业合资的浆厂考察,他们就介绍,租一个塔吊都要去政府盖章,要等两个星期还盖不上,这样的话成本就非常高。

控制成本的另一个因素,就是我们中国的建设队伍能不能走出去。在北美,就很难做到;在芬兰,可以用到东欧的工人,在俄罗斯可以用中国的工人,这些都可以降低成本。

老挝和美国项目介绍

太阳纸业早在2006年,企业上市之前,就考虑到东南亚发展,最后决定在老挝建设林浆纸一体化项目。经过十多年的发展,目前在老挝已经建成了十多万公顷的人工林。2016年底,年产30万吨的溶解浆项目已经开工建设,目前碱回收和浆板机等设备已经开始安装,计划2018年5月份投产。投产后,太阳纸业的溶解浆年产能将达到80万吨,成为全球第二大溶解浆生产商。

美国项目早在6年前就开始启动,先后考察了南卡、北卡、佛罗里达、密西西比、阿肯色州和阿拉巴马等多个州,最终确定在阿肯色州。考虑前面提到的因素,阿肯色州不靠海,位置并不是最好的,但是考虑到原料成本因素,项目要建设年产60万吨溶解浆。因为世界上还没有用南方松做溶解浆的企业,因此开始我们考虑是生产绒毛浆,供应给做纸尿裤等生活用品的企业,但是那样会需要很长的销售准备期;后来经过贝利公司做的可研报告,我们认为还是要发挥企业的优势,在溶解浆生产上的技术积累、生产经验和客户销售渠道,可以很快完成产品销售。目前项目正在跟进美国的法律法规,在稳步推进,计划今年11月份拿到环境许可。在明年5月份老挝项目投产后,将开始美国项目的建设。项目投产后,可以为当地解决250人的就业。

美国现在的招商引资力度,相当于中国改革开放初期,优惠政策好过现在中国的很多地方。比如1100英亩(约合7000多亩)土地的成本只要400多万美元;另外还有资产税的减免、工资税的减免;州政府、市政府的现金支持,用于建设铁路、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;州政府、市政府的低息贷款等。应该说条件非常好。

当地南方松的到厂价是25——27美元/吨,做成绝干木片的价格约70美元/吨,对照邹城工厂进口木片230美元/吨的成本,做一吨溶解浆约用2.6吨绝干原料,这样计算在美国生产一吨原料成本就能节省430美元,算上运回上海的运费,整个溶解浆的原料成本也不到400美元/吨,成本优势明显。

太阳纸业走出去这十几年,我们越来越感到是如履薄冰,任何一个细节没考虑到,都是不行的。我们也希望这些项目投产后,可以让太阳纸业有更好地发展,也希望造纸行业的同仁们,能够有一个开放的心态,多看多分析,当决定走出去的时候,一定要找专业的公司做专业的事情,把事情做好。谢谢大家。

关注我们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