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讯中心
NEWS

感受太阳的辉煌,从这里开始

Date

Aug 25,2018

从村办小厂到中国企业500强,这家公司36年资产增长1万倍

阅读数:
返回列表
从村办小厂到中国企业500强,这家公司36年资产增长1万倍!董事长称中美贸易摩擦不可怕



 
2017年以来,国内环保政策趋严,同时外废进口政策收紧,中国造纸行业原料不足的矛盾更加突出。对于国内造纸企业来说,大有“得原料者得未来”之势。
当国内造纸行业为原料四处奔走之时,太阳纸业(002078)却提前布局,公司7月17日晚间发布公告,计划增资6.37亿美元,在老挝建设以进口美国废纸和欧洲废纸为原料的、年产40万吨再生纤维浆板生产线和2条年产40万吨高档包装纸生产线。
上述项目如果能够顺利实施,太阳纸业将是第一个在海外布局废纸浆生产项目的国内造纸商。
这样的“未雨绸缪”,太阳纸业已经历过多次,每逢行业低谷时,太阳纸业总是或投资上新项目,或收购新产能;市场行情好的时候,太阳纸业总是能够拿出受市场欢迎的产品;就连环保,公司也是走在行业前列。
日前,证券时报“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”报道团走进太阳纸业,证券时报副总编辑王冰洋对话太阳纸业董事长李洪信,探寻公司高质量发展的驱动因素。


高质量发展密码
王冰洋:太阳纸业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的小作坊发展到今天的“中国企业500强,世界造纸50强”,中间有哪些决定性因素?
李洪信:太阳纸业的发展实际上是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历程发展起来的,没有改革开放,就没有太阳纸业的今天。当时就是一个村办小厂,十几个农民工人,经过36年的发展,到现在资产300多个亿,增长了1万倍。那个时候,每年生产500吨纸,现在每年生产600万吨,这也是1万多倍。
 
采访:证券时报副总编辑王冰洋
嘉宾:太阳纸业董事长李洪信
在这个过程中,有几个因素非常重要。第一个就是信誉,当时企业规模非常小,银行几千块钱都不愿意贷给我们,靠着我们这几十年来的诚信积累,现在各大金融机构对我们都非常信任,全力支持公司发展。
再一个,我们较好地抓住了国家政策机遇。1985年,我们就开始跟国有企业青岛造纸厂搞技术联营,有了他们的技术,加上我们当地员工的勤奋努力,1990年我们超额完成了1000万产值的目标。当时大家认为这个1000万是个庞大的数字,不可能实现。之后,我们又开始利用外资成立了5个合资企业。通过合资,我们扩大了企业规模,同时也引进了国外先进的管理理念。
第三个,就是我们对人才的重视。那个时候,我们把一些退休的老工程师、老厂长请过来做我们的技术顾问、总工程师,这就解决了我们这个村办企业没有技术的难题,使我们企业的造纸技术很快就和大厂站到了同一条起跑线上。

王冰洋:太阳纸业是造纸行业中“高质量发展”的代表。您怎样看待高质量发展?您认为公司的“高质量”都体现在哪些方面?
李洪信:高质量发展一定要契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生产高性价比的、差异化的产品,能够与客户实现共同发展,只有你的客户发展了,你才能更好地发展。高质量发展不能靠忽悠,要脚踏实地去做,不仅仅是指产品的高质量,还包括服务、物流,以及对客户技术的指导,等等。只有把这些全部整合起来,才能走向一个持续、健康、快速发展的路子。

王冰洋:山东是全国新旧动能转换的试点,太阳纸业在新旧动能转换方面做了哪些工作,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?
李洪信:经验谈不上,我们正在紧跟山东省政府的步伐。今年我们计划提高智能化的比重,我当时提了个简单的说法:能不用人的就不用人,能少用人的就少用人,能减轻劳动强度的就要减轻强度,从这三方面入手。我们现在包装已经全部自动化了,再一个我们上料也自动化了,我们整个工厂几乎看不见几个人,仓库也都是自动仓库。目前我的造纸设备是全世界最顶级的,我们邹城新上的箱板纸机都是按德国“工业4.0”标准配的,有了问题,机器可以自动诊断,这个比现在的自动化程度还要高。
当然,新旧动能转换还有一方面是要高质量发展,从我们自身来讲,就是把我们这些创新产品规模再扩大一些,形成一个利润的新增长点,比如木糖、木糖醇。除此之外,还可以有其他更多的新产品。这样就更加符合新旧动能转换了。

创新,拓宽企业发展之路

王冰洋:2013年以来,公司净利润保持高速增长,但同期,其他造纸公司业绩起伏很大,请问,太阳纸业是怎样做到平稳高速发展的?
李洪信:首先是创新。中国造纸行业的短板是大部分原料靠进口,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?我们采取了几个创新措施:
第一个,利用山东当地的杨树,生产出高质量的化学机械磨木浆,使得成本大大降低。化学机械磨木浆的好处是得率比较高,国外的化学浆是2吨多木材生产一吨浆,我们只要一吨多一点木片就可以生产一吨机械磨木浆,节约了一半的木材纤维。现在我们的化学机械磨木浆年产80万吨,是目前世界上单一产能最大的。
第二个,我们10年前就去老挝种树,利用国外的资源解决国内原料不足的问题。中国人多地少,不可能有那么多地来种树,我们利用老挝的闲置土地,用较短的时间实现了10万公顷林地的种植目标。今年,我们老挝的30万吨木浆项目已经投产了。
第三个,就是在产品结构以及工艺方面的创新。我们生产的本白双胶纸一经推出,立刻受到市场青睐,供不应求。什么原因呢?因为我们推出的是本白的,非常柔和,对视力没有伤害。现在包括《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》、十九大的文件等等,全是用这个纸。
 
王冰洋:2017年公司专利数量是52件,公司的技术优势是如何建立起来的?能否介绍一下公司的研发机制与成绩?
李洪信:我们在技术研发架构上分了两个层次,第一个层次是公司层面的,比如我们的院士工作站啊、国家技术研发中心,研发一些颠覆性的东西。我们创造了几个世界第一,第一个是我们采用创新的连续蒸煮工艺,从制浆的水解液中提取出了木糖,这个到目前为止,我们仍然是世界上唯一一家,现在每个月可生产100-200吨了。
再一个是我们的无添加生活用纸,不添加任何化学药品,只有纤维,是世界上第一张能吃的纸,小孩儿吃进去也没事儿。
研发体系的另外一层,是车间里面的研发团队,这个团队专门为生产服务,为客户服务。他们的职能就是跟客户联络,发现客户的需求,回来跟我们的技术层面共同研发,改进产品性能,生产性价比高的产品。

王冰洋:公司主要产品的成本普遍低于同行业,您是怎样控制成本的?
李洪信:这个应该说,提效率、降成本、保质量是一个永远的话题,企业必须这样干。但我们提倡的是学徒精神、工匠精神、精益求精的精神,勤俭持家的精神。成本降低是方方面面的,除了管理方面精益求精之外,最关键的还是研发创新,在工艺上不断改善。

看好未来中国造纸行业

王冰洋:在环保政策趋严、进口废纸政策收紧等背景下,您怎样判断造纸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?
李洪信:我比较看好造纸行业,因为不管政策怎样变化,这个行业基本上都是刚需,高科技对这个行业基本没有冲击。在纸的消费方面,中国还有很大空间,美国人均消费各类纸300多公斤,日本、欧洲是200多公斤,中国才7、80公斤。只是未来市场需求可能会发生变化,企业一定要跟着这个变化走。
环保趋严,应该说对我们这个行业是个大利好,可以加速行业的整合。这些年来,造纸行业治污的力度确实比别的行业大好多,但为什么口碑还是不好呢?就是因为量太大,影响就大,必须把这个量降下来,降低影响,这是这个行业未来发展应该注意的。
关于进口废纸政策收紧,导致原料更加紧缺,这个问题中国能不能解决?完全能解决,不必紧张。目前中国每年6000万吨纸的产量,出口了大约2000万吨,国内还有4000万吨,这就解决了80%的废纸原料问题,剩下的20%,可以用一些纤维好点儿的原料,就解决了。比如我们太阳纸业,就是用一部分半化学浆来代替废纸,成本比全部用废纸还便宜。

王冰洋:您认为中国造纸行业什么样的格局才能保持持续发展?这种格局怎样才能形成呢?
李洪信:目前中国造纸行业有了一定的集中度,但还是太分散,2000多个工厂,还是太多,美国也就10家20家的。
那些产能落后的小厂,装备水平比较差,环保治理也比较差,大企业去收购它,也没有意义,这个还是要靠两个力量:一个是靠市场的力量,由市场来决定怎么样整合更好一点;第二,还是要靠政府把那些“散乱污”下功夫去掉,像浙江、广东那些地方,这样的企业比较多,给他们一定的补贴,不能一关了之,这些小厂也干了一辈子,不容易。这两个力如果能够结合起来,就可以加速对中国造纸行业的整合,这对造纸行业将是一个福音,对国家的环保、节能也是一个福音。

王冰洋:能否介绍一下公司在环保方面所做的工作,以及取得的成绩?
李洪信:我们对环保的认识和投入非常早,也就是在2000年前后吧,我们就把环保放在了我们的三大“生命工程”的首位:环保、质量、安全。这三条哪一条不行了,我们公司就没有了。但那个时候由于技术、资金问题,环保做的还不是很完善,随着技术的不断提高,以及资金实力的壮大,我们在环保领域已经投入了56个亿。
目前,可以自豪地说,我们的水达到了全世界最高标准,比欧洲标准都高;大气,我们全部是超低排放;固废,我们全部资源化,比如白泥,目前我们跟美国一家公司合作,把废白泥经过加工以后,做成碳酸钙,再回用到高档纸的生产当中,这个我们是世界第一,目前还没有其他企业能够做到。
目前在环保方面,我们都是经得起检验的。但是今年春天我们提出了更高的目标,用3-5年的时间,做到一滴水不向外排放,今年开始做第一个试点;大气方面,到2019年,公司争取全部烟筒都不冒烟儿。

王冰洋:资本市场对中国造纸行业最大的一个担忧就是,下半年可能会有很多产能投放,不管箱板瓦楞纸、文化纸,还是白卡纸也好,大家担心会有价格战,您怎样看待这个问题?
李洪信:中国造纸行业供大于求,不是今年下半年的事儿,是始终都在一个供大于求的状况下生存发展,产能过剩也并不完全是坏事儿,可以加速行业的优胜劣汰。资本市场担心的价格战我想不会有,但个别产品的价格会回落一点,白卡纸的价格战最近基本结束了,价格也到底了,开始回升了,铜版纸价格也到底了,也开始回升了;下一步双胶纸有可能价格会回落一点,但是受原料价格支撑,降幅也不会太大;箱板纸虽然有新产能出来,但价格不会再降了,因为废纸价格都3000多块钱一吨了,那么箱板钱不可能再便宜了吧,而且箱板纸价格现在是最淡季,我估计到旺季也会回升;文化纸有可能价格会有回落。整个大的环境,今年下半年不会有太大波动。

四三三战略,实现转型升级

王冰洋:我看到公司员工的精气神都很高,想问一下公司的激励机制是怎样的?有什么保持员工战斗力的制度么?
李洪信:我在用人方面非常重视,首先我们有股权激励,这个范围比较广。其次,我们的激励有两条路线,一个是技术路线,有些人不善于当官,钻研技术钻研的比较好;再一个是管理路线,车间主任、班长、组长等一层层提拔起来的,以德为先,品质必须要好,能力适中即可,按照这个原则去用人。
值得我骄傲的,一个是中层管理团队,其他企业比我这个再优秀的不多,再一个就是优秀的员工队伍,员工们吃苦耐劳。
其实,培养人是要从点滴做起的,不是光有激励就行的,信任和平台也非常重要,除了薪酬之外,员工也非常在乎是否受到尊重,这个平台能否发挥他的才能。公司已经基本解决了员工的住房问题,这个对稳定我的员工队伍起到很大作用,增加了企业粘性,安居才能乐业。
现在的年轻人谁也不愿意多出力了,所以,我们要把他们的工作环境弄的舒适一点,工作劳动强度轻一点,待遇好一点。90后、00后,现在我们要适应他们,他们是主力了。

王冰洋:公司已经覆盖了产业链的上、中、下游,未来,公司在产业布局方面有何新的规划?
李洪信:我们下一步主要的问题就是解决原料的问题。中国造纸行业最大的短板就是没有纤维原料,打破发展的天花板,就要走出去,把世界上最好的资源拿来给我们用,第二个就是创新,其他的没有什么捷径。
我们有一个“四三三”发展战略,其中,“四”是指纸今后只占全部产能、利润的40%;新材料,包括溶解浆、木糖啊这些,占30%;生活消费品,包括生活用纸、纸尿裤、卫生巾、无纺布等等,占30%。这个战略是2012年就提出来了,靠这个战略,我们熨平了行业周期,利润不会大起大落。未来,我们会成为一个消费品企业。

中美贸易战不可怕

王冰洋:请问,中美贸易摩擦对公司业务有影响吗?您怎样看待中美贸易战?
李洪信:中美贸易摩擦没什么可怕的,对我们太阳纸业影响很小,对中国企业影响也不大。
企业应该如何应对呢?第一,你要想发展,你就走出去,天花板就没有了。第二,生产性价比高、差异化的产品,企业在市场上竞争力提高了,自然就活了。
 

关注我们: